我们坚信
分享可以创造价值!

【分析】过去十年 丹尼-安吉的操作功过几何?

波士顿凯尔特人是一支“普普通通”的球队:有着胜负参半的战绩、位居中游的进攻得分以及平平无奇的防守。坦白来说,对于四年三进东决的绿衫军而言,他们在这赛季本该交出更为亮眼的成绩。

令人担忧的是,在海沃德以自由球员身份离开了凯尔特人后,斯玛特又因小腿拉伤缺阵了好长一段时间。失去两名主将后,球队的阵容实力无疑大打折扣。这种情况下,谢米-奥杰莱的上场时间在队内排名上升至第五;贾文特-格林也逐渐在多场比赛中登场。

后加入的老将特里斯坦-汤普森和杰夫-蒂格的表现也不符预期。除了塔图姆和杰伦-布朗,凯尔特人没有其他的人的支援。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这让大众对绿衫军实力的信赖程度大幅降低。同时,尽管安吉得到了数目巨大的选秀权,但似乎没有几个选秀权真正转化成了有贡献的新秀。那么,问题来了,丹尼-安吉是失去了他在选秀中的 “敏锐嗅觉”了吗?

凯尔特人最近的挣扎表现确实会让大众质疑。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凯尔特人在过往选秀交易中的精彩操作,例如双探花组合。特别是塔图姆,他们当时力排众议没有选择富尔茨,而现在事情的发展我们已经看到了。

“杰伦-布朗并非大家都看好的探花秀。而放弃富尔茨选择塔图姆,这也是出乎大众意料的非常规操作。”扎克-洛维在最近的《比尔-西蒙斯播客》中如是说道,“仅仅因为目前双探花取得了成功,所以我们回想起来就觉得是理所当然了。而在选秀之前,一切都波诡云谲。”

确实,一般情况下,状元签的成材率是要大于探花签的。好吧,迈克尔-乔丹是个例外,但并非所有的第3顺位都能像乔丹一样在之后的职业生涯里取得“大满贯”。让我们来回顾下从2000年至2009年,这9年里的探花签都是哪几位球员:

2000年:达柳斯-迈尔斯

2001年:保罗-加索尔

2002年:迈克-邓利维

2003年:卡梅罗-安东尼

2004年:本-戈登

2005年:德隆-威廉姆斯

2006年:亚当-莫里森

2007年:艾尔-霍福德

2008年:OJ梅奥

2009年:詹姆斯-哈登

这份名单上的球员,有的球员将会进入名人堂,有的能入选全明星,有的只沦为了普普通通的一名球员。从1985年开始,大部分第3顺位选秀球员的职业生涯更像是“邓利维式”,而非“哈登式”的。

然而,塔图姆已经走上了后一条,即“哈登式”的道路:他是历史上仅有的15名21岁或更早入选NBA最佳阵容的球员之一。除了同为年轻人的卢卡-东契奇之外,这份名单里的其他成员要么已经是名人堂的成员,要么是握有打开名人堂大门的钥匙。

那么,我们能因此而判断安吉在选秀上的成功胜过他的失误吗?让我们从历史数据中寻找答案。

基于每个新秀的场上表现,我们设计了一个球员预期值的计算方法。标准新秀合同为期四年,所以我们考量的对象是一个新秀在自己职业生涯的前四个赛季的胜利贡献值(WAR值)。对于本赛季的新秀,我们计算的是他们本赛季至今的WAR。对于2020、2019和2018届新秀,我们的样本则要更大一些。

最后我们得到了这张图表,即前30顺位新秀的WAR期望曲线。

接着,我们将期望值和实际情况进行比较。例如,布拉德利在2010年第19顺位被选中,他在个人的前4个赛季中的胜利值是4.7。这相当于平均下来每个赛季只贡献了1的胜利值,听起来似乎不太令人满意。但是,从期望值角度来说,第19位选秀一般被预计在相同的时间段内的胜利值贡献是4.3,比布拉德利的数据还低0.3,所以,布拉德利的实际成绩其实已经高于预期值了。

我们利用这个方法对2010后的每一位球员进行了评估比较,从而估算出在过去的10年里,各支球队的表现是高于还是低于平均水平。(对于那些选秀时被A队选中但在之后的交易中又被交易至B队的球员,我们将他归入B队进行计算,例如:莱昂纳德在首轮第15位被印第安纳步行者队选中,但随即被交易至圣安东尼奥马刺队,他便被归入马刺队进行评估。)

总的来说,根据计算,凯尔特人的预期胜利值是84.7。而他们的取得的实际成绩是83.8,与预期基本吻合。下表显示了2010年以来,凯尔特人的选秀收益。

梅洛、亚布塞勒和杨的数据非常清晰地表明了安吉的误判;2019选秀大会上,将防守高手马蒂斯-赛布尔交易给费城76人换来爱德华兹,更是一个失败的决策。

但回看上表前几位:塔图姆以13.2的高分高于预期价值;斯玛特带来的效益也遥遥领先预期;健康时的萨林杰也为球队贡献出优异表现;普里查德所带来的价值也超过了常规的26顺位新秀的预估价值。因此,尽管这种方法并没有反馈出布朗在本赛季中的优势,但从数据来看,凯尔特人基本上弥补了其在选秀中所犯的失误。

此外,正如ESPN的凯文-佩顿指出的,标准选秀价值分析往往倾向于低估明星球员的价值;在这里,我们只关注前四个赛季,但球队在和优秀年轻球员续签方面具有优势。布朗和塔图姆都将续签至少三个赛季。将这些因素所带来的附加效益算在内,安吉最近的选秀决策可以说是有利的。

建立一支强大的球队最困难的一步是拥有核心球星,而绿衫军拥有了一对全明星球员,恰如鸟之双翼,助力绿衫军在联盟里长途飞行。这个赛季前,他们被评为全联盟最好的年轻核心。

当然,归功于同篮网的打劫交易,凯尔特人拥有了更多机会去搜寻新星。从2010年到2020年,凯尔特人战绩位居联盟第七,但他们的选秀顺位同期仅次于76人队(战绩第25名)、国王队(战绩第29名)、森林狼(战绩第30)和太阳队(战绩第24名)的选秀总成绩更好。

此图表显示了自2010年以来每支球队的选秀结果与预期的对比,以及最佳和最差的选秀方案。掘金队排名榜首。

佩顿“球星效应”的理论在这儿得到了验证。湖人选择英格拉姆,在前三个赛季来看都是一笔糟糕的操作,但英格拉姆终于在职业生涯的第四个赛季迎来了蜕变。

同时,这张表格也有助于解释本赛季一些球队的阵容。举例来说:雄鹿队在字母哥身边的角色球员很少有自家的新秀,这是因为雄鹿之后的选秀结果不尽如人意,如选择贾巴里-帕克(较预期值少13.9)和索恩-马克尔(较预期值少9.4)。另一方面,可怜的活塞队排名接近榜首,仅次于选中约基奇的掘金和选中莱昂纳德的马刺,但是他们在自己的新秀开花结果之前就把他们送走了。

当然,把一切都抽象成冰冷的表格并不能完全解释这个联盟里发生的事情;但无论如何,最终的结果对凯尔特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至少在过去的十年里,安吉不是最好的总经理,但他绝不是一个糟糕的总经理。

还有一件事可以证明刚刚的观点,那就是安吉在选秀以外的操作也基本实现了盈亏平衡。他通过篮网签大赚了一笔,但是国王签和灰熊签都只排在第14顺位。

另一方面,安吉在2015年曾经孤注一掷地拿出4个首轮签交易温斯洛,但没想到热火队是更狂热的温斯洛爱好者。事实证明,这次没有发生的交易对安吉来说是塞翁失马。上个休赛期,安吉本有机会得到迈尔斯-特纳,但最终只得到了一个交易特例。这确实令人摸不着头脑,因为特纳简直打出了最佳防守阵容的水平;而凯尔特人则只能用泰斯和汤普森凑合着过日子。欧文、霍福德、海沃德的离队,安吉得到了只有一个交易特例。同时,从托马斯到欧文再到沃克,凯尔特人控球后卫的位置又是另一个离奇故事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NBA录像吧 » 【分析】过去十年 丹尼-安吉的操作功过几何?